当前位置: 彩神app > 生活 > 正文

住精英名流的社区

  我第一次听说顺义妈妈群,是在一个很有社会影响力的朋友的饭局上,一个朋友突然小声地问我,你知道顺义妈妈群吗?

  这京城最神秘的硬核鸡娃组织,里面的妈妈各种无所不能!无所不知!无可阻挡!

  耶鲁人类学博士曾说:每个城市都有一个“上东区“,那是精英阶层居住、社交和购物的专属社区。

  顺义妈妈就生活在北京的“上东高地”,以“后沙峪”为中心,日常覆盖中国,到了假期,就覆盖了全球。

  在这里,你能看到全球最新的某款限量版包包,也能听到对最新款智能跑车的专业理性分析,她们还研究最前沿的医疗科学,哪里医美最棒什么能延缓衰老。

  假如你是一个顺义名媛妈妈,只穿越了一个京城给孩子找补课老师,那你都不好意思在妈妈群里说话。

  因为你会被一群妈妈追问:你为什么对孩子的教育那么漫不经心?你这样随便散养,是要堕落成佛系老母亲吗?

  当海淀父母还在为了清北奋斗而自觉很苦逼的时候,顺义妈妈主要的研究方向是:

  如何避开和印度精英牛娃的直接竞争,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在藤校国际生少得可怜的名额中,弯道超车获得显性优势。

  200米的狭窄马路停满了豪车,宝马奔驰和宾利,边上可能还挨着辆法拉利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国际车展临时仓库。

  有时候看到表面现象,你会觉得,有什么了不起,只要咬牙买套学区房回归家庭全职看娃,拼点关系进一所名校,你也能成为一名顺义妈妈。

  真正的顺义妈妈,在她们成为一个全职老母亲之前,都曾经横行职场、风云叱咤,半数以上都带着世界五百强企业光环。

  她们的学历水平,也是横贯中西。沃顿、哈佛、耶鲁名校全球覆盖,英美留学海归占大多数。

  真正的顺义妈妈,沉默的时候端庄优雅、大方得体,一开口飚英文,基本都持平CCTV国际台主播水准。

  我有一个朋友,互联网巨头公司的中层,为了当一名顺义妈妈,撞上了京城“上东区”的南墙。

  她娃在公立上学,天天十几张卷子觉得很苦逼,向往自由的国际教育,举家搬到顺义,相中了一所老牌国际教育名校,纯英文教学,外籍孩子比例超高。

  拖欠了一堆人情,辗转了各种关系,拼尽自己所有的资源,最后她终于接通了招办主任的电话。

  主任是个正经的英国人,端正的伦敦腔,母语一飚就像龙卷风,教育名词七拐八绕,这个奔着名校搬家顺义的老母亲,当时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字母的单词反复在脑子里循环播放:

  招办主任很用心和她聊了半个小时,但基本都是单方面输入,最后,她终于听懂了一句校方结论,大致的意思是:家长英文能力弱,以后老师家访就没法做啊。

  海淀家长想要进好名校,也就是提前买房置地,多出点体力穿越个京城,养一个牛娃就算是指日可待。

  你就算有飞机驾照能管理千人团队,如果您没个英语专八,雅思8.5,还是不要给娃的奋斗路上添堵了,您还是专心地去当一名朴素的海淀家长吧,至少可以不拼爹妈。

  很多家长觉得,国际学校意味着可以逃避掉公立教育的严厉,让孩子能够自由自在的长大。

  每周两次从东边开1.5个小时到军博补语文,一次开2个小时到四季青桥补数学。这样还不行,在线还要加报一个大语文,就为了补上中国文明、历史积淀。

  她家娃,四年级考SCAT,一种很小众的考试。你不知道也不用自卑,国内培训机构知道的都不多。

  这个考试只考两科,一个语言一个数学。主要用在约翰霍普金斯的天才营的录取上。也就是说,你要考到一个分数,你才有交钱的机会。

  自己人生也没什么太大追求,没想过当什么哈佛妈妈耶鲁爸爸,所以她儿子5岁才开始去美国夏令营,到了7岁独自一个人夏令营呆三周,12岁才到美国上四周。

  当海淀的家长把黄庄当成朝圣的“麦加”,从通利福尼亚赶到中关村,穿越个京城给娃上培训班就敢说自己去“朝了个圣”,顺义妈妈早已步入更高层的台阶,带娃全世界跑着去比拼,奔赴英美顶级私立中学搞冬夏集训。

  顺义妈妈JS,从四年级开始,每年都会带着儿子到英国私校名校考试,因为这是升英国制顶尖高中的必须流程;如果你等到7年级再计划,就等于没有机会。

  但是,她为了给儿子保留更多选择,美国的夏令营也是一个都没错过,从波士顿到纽约,NASA的营遍布着她娃的帅气的身影。

  她们不仅了解最前沿教育理念,还要熟悉全球名校录取法则,她盘点美高TOP就像海淀家长盘点公立名校一样,她们对各种考试的熟悉程度,足可以随便进一家留培机构当高级课程主管。

  有个顺义妈妈,原是顶尖时尚品牌的中国区主管,后来生了两娃,就转入全职妈妈行业。

  从娃小学二年级开始,每年假期,包括寒暑假、春假、圣诞假,都是她看学校的季节,美、英、澳的学校都要看,必须到现场看。

  至今已经看了50个以上的学校,研究资料装订了好几沓,每个学校都从课程到食堂、老师到同学研究了一个透彻,如数家珍,超越各种国际教育展讲座水平。

  带着孩子往返于12个小时开外车程的俱乐部;每次上课的时候还要认真记笔记,给儿子当陪练。

  曾经有一个顺义妈妈,经过研究发现女子高尔夫运动目前比较冷门,青少年组竞争池子小不算激烈,相对就容易出成绩,比赛如果能进全美排名前100的话,基本就可以躺赢名校了。

  顺义妈妈带着孩子去郊区练球。郊区远不说还经常高速大堵车,妈妈就要先跟学校老师请好假,每天两点多钟就得从城里往城外走,然后练两个小时再赶回来。

  到了冬天,北京的冬天是打不了高尔夫的。所以,这个妈妈一年起码有三个月会呆在海南,就是为了孩子练球。

  十三四岁孩子就开始打比赛,要出成绩了,这个顺义妈妈就全程跟,当司机、当保姆、当助教,和教练沟通。对了,好的教练还都是说外语的。

  这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啊!我听完这个故事非常震撼,脑子里只剩下最土味的一个词儿配得上她的坚毅,那就是“数十年如一日”。

  学书法,顺义妈妈就给娃找书画大家,自己行书楷书隶书小篆通通学一遍,临帖一眼就知好坏;

  孩子学游泳,为了给孩子树立榜样,妈妈报名了北京游泳比赛,还得了业余组中年冠军,之后顺便去美国考了一个ASCA(美国游泳教练协会的国际牌照)。

  没娃之前,那是标准硬核女强人。孩子上了学,就开始各种纠结,公立转私立,民办转国际,学校就全京城挑了一大圈。

  选了国际教育路线之后,就开启了顺义妈妈的日常。陪娃今天上海苏州,明天崇礼北海道,游泳、滑雪,打棒球各种体育赛事跑遍,用她的话说,不是在比赛,就是在比赛道路上。

  两个孩子国际学校一年也就50万,其他课外班夏令营加起来也要50万。整个家庭在教育上每年投入超百万,她云淡风轻地说,这不算太痛苦的。

  对她来说,最痛苦的事,就是做教育投资永远不能预测结果,太多时候都是钱砸进去了,“看不出什么特别大的成果”。

  结果练了数年,她家孩子校队一直稳定保持第五,想冲刺四小强参加接力赛参加不了。孩子特要强,到了比赛,只能跑到一楼泳池旁边扒着窗户猛瞅自己同学比赛接力,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妈妈的心都破碎了。

  这一场竞赛,是无论家庭如何投入,孩子如何热爱和努力,就因为天赋体质冲击不了名次,她第一次感到“自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”

  我也有点难过,为什么都这么痛苦了,妈妈们还前赴后继选择走上这条鸡血之路?她想了好一会才回我:

  全班21个同学排好队上台演奏肖邦贝多芬莫扎特,轮到第21个女孩,她有点尴尬地说,自己不会,因为她从小学的是大提琴。

  萧伯纳说过:“如果锁链会带来敬重,那么给人套上锁链,比去掉他们的锁链更加容易。”

  那些小学就熟练使用四国外语牛娃的妈,在我面前捶胸顿足,遗憾自己家庭太过普通,无力给孩子更好的资源。

  住精英名流的社区,送孩子去最好的私校,家里聘了好几个保姆,自己貌美又才华出众,这些理应给人带来自信和冷静的事,反而使人越来越焦虑。

  顺义妈妈和生活在美国社会顶层的“上东区”的妈妈们的感受异曲同工,而这种内在的关联,让你确信人类有一些绝对的共性——

  社会地位越高,拥有的选择就越多,但更多的选择,也往往是焦虑的源泉,因为“作为母亲的你要为孩子作出最好的决策。”

  一类人受过良好的名校教育,比如获益于学校品牌、校友关系,得到了更好的人生际遇,希望自己的孩子走这条路;

  另一类因为自己没有在好学校上过学,孩子一定要进名校,赚钱就是希望给孩子多一些机会。

  她们很庆幸在奋斗的路上,自己不是孤身一人,却又恐惧不是孤身一人,因为她们知道今天每一个深感共鸣的战友,都是未来潜在的竞争者。

相关文章